新闻资讯
鹅苗
鹅苗
鹅苗
banner
新闻资讯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2006河南理科状元张超杰 工地搬砖筹学费
发布者:赌钱游戏 点击: 发布时间:2021-01-21 09:58

  2006年我(河南)省文理科状元已经“出炉”。我(河南)省理科最高分为;文科最高分为680分,来自濮阳油田一中。记者昨日(25日)分赴两地,第一时间进行采访。在采访中记者发现,两个高考状元有着共同的特点,即:心态好、勤奋、人缘好。

  张超杰,新郑二中毕业,2006年以692分的总分夺得我省理科第一。这个自我评价为“一遇大考就超常发挥的幸运儿”,为了凑齐学费,今年暑假准备按照母亲的建议,去建筑工地背砖。

  昨天(25日)下午5时,经过一段坑坑洼洼柏油路的颠簸,终于到达新郑市龙王乡田王村,找到了张超杰的家。狭小的院落里,拴着两头牛,牛粪的味道有些刺鼻。院里环绕一周盖了五间平房,张超杰15岁的妹妹张瑞红正把洗好的衣服挂到堂屋前的绳子上。

  张超杰不在家,他妹妹领着记者进了堂屋。一台电视、几把椅子、一张桌子,堂屋简陋而整洁。房间两侧,20多张署有“张超杰”大名的奖状张贴在墙壁上,成了屋子里最奢华的装饰。“我和爸妈住这间,哥和爷爷住那间。”张瑞红指着堂屋两侧的两间小房子说。张超杰的房间里,两张床、一个书柜、两张桌子。一张桌子上的台灯下,放着两本书,一本《2006年高考试题答案》,一本琼瑶的《月满西楼》。

  下午5时20分左右,张超杰搀着爷爷回家了。1.70米左右的个头,瘦瘦的脸庞上架着副眼镜,米色短袖衫、蓝色牛仔裤,张超杰给人的第一感觉是文静。

  安置爷爷坐好,张超杰才回过身来招呼客人。“我是个一遇大考就超常发挥的幸运儿。”提到考试,张超杰腼腆地笑笑说,他不是班里最用功的,平时考试名次虽说也算靠前,但总不如大考时那么拔尖。中招考试时,他拿了全乡第一,就让家人同学着实吃了一惊。

  张超杰说自己在学习上实在没什么“秘诀”,没刻意加过班,没开过小灶,只是按部就班去完成老师交代的任务,考得好只能说是“运气好”。

  虽说对拿状元没有心理准备,但对自己的高考发挥张超杰还是很有信心的。高考估分他估了675分,在提前录取批,张超杰报考了清华大学的工程物理专业,第一批第一志愿他报考的也是清华,而填写这样的志愿当初遭到了家人的一致反对。“都说报清华太冒险了,能走个名牌就行了。”张超杰说,家里没钱供他复读,他向家人保证说上不了清华,调剂到哪儿他都去,家人才最终同意了他的“冒险”。

  张超杰很少看电视,要看一般也只限于两个节目,《新闻联播》和《百家讲坛》。他爱踢足球,但不愿意为了看世界杯就熬夜扰乱自己的作息习惯。同学中不少是超女迷,但他兴致不高,喜欢“张涵韵”但只是因为这个名字好听。他说网络游戏很“无聊”,在报考志愿时才答应跟同学们一起去上网,但他认为电脑是自己必须掌握的技能,以后一定要学好。

  交谈中,张超杰始终比较平静,唯一让他神采飞扬的话题是读书。“我最喜欢军事方面的杂志和伟人传记。”张超杰突然提高了语调,他说《爱因斯坦传》、《杨振宁传》每次读完都让他激情澎湃,而其中他最佩服周恩来的人格魅力。“我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。”刚才那个文静小伙儿此时目光中充满了灼灼神采。

  各学科相比,张超杰的语文成绩较差,平时功课忙没时间阅读文学作品,所以高考刚完,他便找书店办了张借书卡,现在正在读琼瑶的作品,他认为写得“很不错”,但他很反对中学生学习琼瑶书中的情节“谈情说爱”,因为那“对专心学习很不利”。

  而对上世纪80年代后的明星作家,在学生中人气颇旺的韩寒、郭敬明,张超杰则坦承,没看过他们的作品,也不准备看,因为没有经过历史淘汰的东西是不能确认为精华的,而他的时间是如此有限,只能在庞杂的材料中吸收已被历史证明了的精髓。

  张超杰的大伯张战拴是龙王乡一中的教师,初中三年张超杰在大伯家中吃住。谈起超杰,大伯连连点头,“孩子听话,有灵气,关键是心态好,考试从不见他紧张。”妹妹张瑞红也直言,“哥哥是我的偶像。”

  而超杰高二、高三时的班主任姬超老师与张战拴的看法一致,他说超杰不是最聪明的,也不是最用功的,但他是把智力与勤奋结合得最好的。“超杰是一个很会掌握分寸的学生,性格不算内向但也绝不张扬,比同龄人稳重许多,而好的心态更是一次次帮了他的大忙。”姬超老师说,进入高三,参加全郑州市第一次质量检测,张超杰考了新郑市第二名。春节过后,学校又组织一次考试,一向成绩很稳定的张超杰却只考了全班第五。

  姬老师找他谈话,张超杰却只是很平淡地说“正常”,假期看课外书,书本知识生疏了,分析原因时的那份冷静是同龄人很难做到的。

  姬老师介绍说,超杰平时待人接物都很得体,跟同学老师相处也好。不外露,很少提家里的事。他平时生活节俭,往往半个月都花不完100元钱,却能把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。

  张超杰的母亲马金荣昨天(25日)早上5时就跟丈夫一起,去离家20公里外的建筑工地打工。听说了儿子的好消息,她于当天下午6时左右提前收工回家。提起儿子,这个皮肤晒得黝黑的母亲,连说“心疼”。她说,大年初一晚上1时多,她起身上厕所,发现儿子还在灯下看书,连催好几次他都说不困,而类似的事情还发生过很多次。高考以后,儿子非但不歇歇,反而一回家就钻进屋里看书,她赶紧买了个台灯给儿子,害怕他把眼睛看坏了。

  谈起儿子的学费,马金荣叹了口气说:“一年这五六亩地的收成,顶多挣个两三千块钱。我跟孩儿他爸,一年能出去打工一百七八十天,一天一人能挣20多块钱。”超杰从上初中起,大伯就负担了他吃住的很大一部分费用,但一个乡里的初中教师经济条件也有限,如今到北京上学,一年的费用就得1万多,家里早就开始愁了。超杰父亲的身体很不好,1.60米的身高,体重还不到50公斤。工地上听说了孩子的好消息,为了多挣些钱,也只是让孩子母亲回来看看,而他还留在工地上忙活。“不过孩子这么争气,砸锅卖铁我们也让他上。”马金荣说。

  为了尽早凑够学费,母亲心中还有个想法,“我跟他商量了,让他趁暑假也去工地上背砖去。”马金荣看着儿子的目光有些不忍,“我知道他想在家里看书,再说他身子骨也不很硬朗,大热天真想让他在家歇歇,但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儿啊。”

  谈起这些时,张超杰始终低着头,一言不发,听母亲说到这里他才抬头说:“爸妈很少跟我说起这些,怕我心里有压力。其实没事,我相信‘船到桥头自然直’,我会有能力改变家里条件的。”声音不高,但语气坚定。(作者:肖海丽)

赌钱游戏